江门本地企业:化纤类棉纺织类色织类针织类梭织染整服装类无纺布家纺系列 线绳带系列服装配件洗水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动态 > 产业预警 > 正文

解读浙江纺织企业倒闭潮

2012-07-04 16:31 来源:广东省纺织协会网站

  绍兴县轻纺城面料市场。

  记者在偌大的市场中转了大半圈,发现交易的客人稀稀落落。在一个名为“洁美纺织”的摊位前,营业员有一搭没一搭地与隔壁摊位的营业员聊着天,而更多的店面里,营业员则在打着瞌睡,甚至干脆躺下来睡大觉。

  与这种市场交易冷清的状况相联系的,是整个纺织行业逐渐显露出来的困局。

  “我相信这次的危机比2008年还要严重,而且与三年前相比,政府不会再像那次一样出手相救。”浙江湖州厉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厉秀华谈及如今纺织行业的困境时说,今年的这次危机,有点像“温水煮青蛙”,它不像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那样来势汹汹,但却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令许多纺织企业走向困境。“你甚至很难找出究竟是哪一根稻草最后压死了骆驼。”

  “三荒两高”产生的叠加效应、人民币汇率的不断升值,再加上原材料价格的大幅波动,让浙江众多中小纺织企业难以为继。“据我的调查,江浙地区70%左右的中小纺织企业,处于停产或减产的‘僵尸’状态。”6月24日,经济学者叶檀在杭州就宏观经济形势演讲时这样说道。

  “丝绸之府”或成历史

  湖州在历史上曾是著名的“丝绸之府”。不过,这一称号或将在未来几年成为永远的历史。

  “10年前,湖州市缫丝企业数量接近80家,大多都是规模生产企业。到2009年还剩下36家,去年锐减到21家,到今年,现在刚过去半年,就只剩下14家了。”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凌兰芳说起湖州缫丝业的没落,神情黯然。

  据记者了解,即便在所剩的14家缫丝企业中,如今也或多或少地减少了生产。像丝绸之路今年也不得不停开了4组缫丝机。“每组每年可缫丝30吨,30吨生丝价格1000万元,减少4组,企业便减少4000万元。”

  湖州缫丝业的大面积停产、减产,源于近两年蚕茧价格的暴涨。

  “蚕茧价格,前年每斤9元多,去年开始暴涨,每斤涨到了16元,现在每斤涨到了23元。”凌兰芳说,原材料价格如此猛涨,但终端产品价格却只能小步攀升。“面粉比面包贵,缫丝企业多是负利润,停产、减产也就是必然的了。”

  浙江省丝绸协会秘书长王伟分析说,中国蚕茧产量约占世界的70%以上,蚕茧的供需平衡主要靠国内市场来调节,而丝绸产业最终产品的需求又主要取决于国际市场。“在这两个市场中,丝绸企业都没有定价权,成为‘夹心饼干’,中间的利润被一步步压缩。”

  影响湖州缫丝业的还有水、电、土地、劳动力资源等要素资源趋于紧张。“蚕茧价格将长期在高位运行,缫丝产业亏损的现状短时间内将难以扭转。从缫丝企业的持续锐减来看,缫丝业退出湖州或将成为必然。”

  棉纺企业“过山车”

  与缫丝企业受困于生丝价格一路上涨不同,棉纺织企业则在棉花价格的暴涨暴跌中陷入困境。

  “现在纺织企业日子难过啊!”李琪是绍兴县一家纺织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她告诉《浙商》记者,自己所在的公司去年在棉花价格一路上涨时,囤积了100多吨的32支纯棉纱。然而,今年以来,随着棉花价格的一路下跌,棉纱价格也大幅下滑。“去年12月4万元/吨买入的,现在价格只有3万元/吨了,每吨棉纱就亏1万多元。”

  李琪向记者历数了从去年8月到如今的棉花价格走势:去年8月,棉花价格每吨1.7万元,9月份开始飙升,两个月内疯涨到每吨3.3万元,几乎翻倍,到今年2月,更是达到了3.5万元的历史高价。然而,从今年3月开始,棉价忽然掉头向下,每吨棉花的价格,以3天降500元的速度快速下泻,同样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棉价迅速回落到每吨2.2万元,每吨暴跌1万多元。

  在今年的春季广交会上,纺织企业出口订单中的短单剧增,达到了全部订单的90%,长单仅为10%。

  与前两年不同的是,这次不愿签长单的不再是采购商,而是变成了生产企业。“纺织企业并不是没有订单可接,而是不敢接。原料价格波动剧烈,汇率也一直在上升,接长单很容易亏损的。”厉秀华分析说。

  即便在这些短单中,出口的利润也非常薄。“其实从量上来说,上半年我们的订单比去年多了15%左右,赚的钱却没有去年的一半,有几个订单是净亏的。”李琪拒绝透露企业盈利的具体数字,但她表示,尽管公司现在经常趁停电的时候干脆多放几天假,但老板现在还没有关闭工厂歇业的想法,“他想再熬一段时间看看,毕竟,要是工人都走了,形势好的时候再招就更难了。”

  大面积倒闭的虚虚实实

  那么,纺织行业是否出现如叶檀所说的“70%的企业停产、减产”状态呢?

  中国轻纺城建设管理委员会马周勇处长却给了记者一组比较乐观的数字:中国轻纺城市场群上半年实现成交额388.85亿元,同比增长15.84%,春季纺博会实现成交额41.06亿元,较上届增长10.3%。

  “纺织企业在六七月份本身就是生产淡季,不能与生产高峰时相比。”厉秀华也认为,“70%纺织企业停产、减产”的说法有些夸张。不过,他随即承认,他所知道的一家湖州大型织造企业“新南海织造”,已经停产了两个厂区的一个。

  浙江省棉纺织工业协会秘书长刘爱华告诉记者,她最近几个月一直在绍兴、萧山等地调研,对纺织企业的困境有诸多了解。“绍兴许多大的纺织企业,是把企业当做融资平台,从事房地产开发等业务;而小企业,贷款根本拿不到。”

  “企业数量不见减少,不能说明这个行业的状况就好。企业处于‘僵尸’状态,就像植物人一样,虽然还存在,但能说不是危机重重吗?”叶檀说。

(来源:广东省纺织协会网站)